先生唯辛.

墙头多的多,每个都很爱。

既不会写文画画也不好看的我就只能发发熊猫沙雕图。

【云吕】三恨.

     *学前班文笔,慎。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。
     *可能会虐。
     *原皮云x原皮布。

    人生有三恨,一恨海棠无香,二恨鲫鱼多刺,三恨生离死别。
    赵云对前二者体会甚小,他既不爱闻海棠香,也不爱吃鲫鱼肉,若恨,怕是只有第三了。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有人蹲在一方矮土墓前,指尖轻抚着石碑,碑上面只刻了“吕布墓”三个字而已。
    “奉先啊……清明快到了…”
    赵云站起身,原本干净的袍子沾上不少黄土,他弯腰拿起一旁的宽碗,仰头灌了下去。又倒满一碗,撒在墓前。伫立许久,转身离去。他双眼发酸,拿过碗的手止不住的颤抖,但他甚至一滴泪都掉不下来,也喊不出声。
    如血的残阳中,一抹蓝色的身影越发模糊,逐渐无法捕捉了。

  (一)
    赵云当天晚上做了一个梦。
    梦到他棕发凌乱,沾满血和土,铠甲残破不堪,左臂被长刀砍出一个骇人的伤口,正不断向外留着鲜血,失血带来的眩晕干和疲惫感让他觉得连呼吸都十分困难。他扯下披风撕成条,擦下血污,简单的扎住伤口躺进草丛,靠在石堆上,硌的背生疼。赵云从未这般狼狈过,他现在仅剩的一点力气好像只够用呼吸了,脑子昏昏沉沉,动弹不得。
    这时候,他遇见了吕布。
    与狼狈的自己不同,吕布此时盔甲上不过几道划痕而已,脸上确有血污但不是自己的,两根细长的红翎被风吹着一晃一晃的,他吕布挺立在黄沙飞扬的路中间,残阳下的盔甲好像正在闪着金光。
    ……那是尘土。赵云觉得自己的脑子也肯定坏掉了。
   可那样强大英俊的男人是多么美好,美好的令人想拥有。
   “神挡杀神!没想到分路进攻居然让赵云遇到了主力军…嘁…”赵云正被这气势震撼的时候,听到后面的话,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    这一笑可闯了大祸,吕布气极扒开一旁的草丛,入眼竟是浑身伤口的赵云,气顿时消了一大半。
    吕布没说话,赵云就一直盯着他。吕布良久才反应过来赵云需要军医,满脸不情愿的架起赵云,扔上马,毫无温柔可言。
     赵云倒也不抱怨,捂着左臂安静的坐在马上,靠着吕布的后背,顺便还占点儿便宜。吕布也知道赵云伤势多重,也忍了下来,这一路二人竟是一句话都没说。
     本应是美梦,赵云却猛的惊醒,额头冒汗,眼眶里似乎有什么止不住一样,痛苦的捂住脸。
     最怕各死生一处心两处坟,最怕他年独对春深。
(二)
      第二天,赵云早早就来到墓前。
     他既没有带花,也没有带酒,只带来一条长长的布带,很旧很脏。
     “什么啊……扎的还不如小孩子好看。”
      赵云扶着石碑,泣不成声。
      他哭了,下雨了。

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北极圈人民流下了自割腿肉的泪水。
      试图寻找组织?
      我写了什么东西?
      占的cp都冷,我能怎么办,我好绝望啊。

【策铠】飞镰有点想儿你.

    *北极圈cp试图寻找同好。
    *第一次福特发文,蜜汁紧张。
    *日常小甜饼,放心食用。
    *可能短的一批。
    
     今天天气很好。
     略暖的风挟着丝丝凉意,一下一下吹拂着百里玄策额前的碎发,有些发痒。他躺在草丛中枕着一块平坦光滑的石头,眉头微微皱起。
     真是悠闲的下午。
     百里玄策伸了伸腰转身,双微微眼睁开一条缝,看着草丛外,嘴里哼着的不知名的无词小曲儿。
      阳光被挡住了片刻,草丛旁有人经过。百里玄策蓦的睁大双眼,看着熟悉的背影,心里又惊又喜,他连忙抓起一旁的飞镰,站起一把勾住了前面的铠,把人甩进草丛里。百里玄策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,飞镰还是那么准。
    铠抚着后颈,刚才磕到石头上了。
    铠有些茫然的看着一脸得意的百里玄策,却被一头扑进自己怀里的玄策吓的不轻。
    “玄策?”
    百里玄策没有回答,舌尖儿轻舔尖牙,下颌抵在铠的肩膀上,耳朵在铠的脖子上一下下的蹭着。
    ……有些别扭。铠想。
    耳垂传来刺痛感,是玄策的尖牙在轻轻撕咬着。
    还没等铠说什么,玄策喜悦又带着些委屈的声音就从嘴角溢了出来。他指了指被扔在一旁的镰刀,低头在铠怀里蹭了蹭。
    “……嘿,飞镰有点想你啦…”
    铠脸红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飞镰:我???